“杀了他?你能做到吗?”白傲雪淡淡问道。

虽然不明白白傲雪的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主子是救我与水火之中的人,即便让主子杀了我,我也不会与主子相对!”

白傲雪听了的话,赞同的点点头,心中甚是赞赏。

“很好,既然杀不了。那便阻止,如若阻止不了,便去抓人来,让他杀,杀到他不想杀为止。别人的死活我管不着,但是君夜魇必须活着!”白傲雪冷冷的看着那犹如炼狱的场面,平静又决绝的说道。

显然没有想到白傲雪会这样说,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管别人的死活,只在乎主子,心中为自己主子高兴,能找到这样与主子同进退的女子,主子此生不会再孤独。

但还是震撼白傲雪的冷血。

或许这样的人,才是主子的同类吧。

而此时,丧失了理智的君夜魇,已然将前来围剿他们的人杀光了。

转头便看到了远处的白傲雪与,眼中红光一闪,便向着两人扑来!

白傲雪此时却是将手中的双刀拿过一柄,淡淡说道:“。你退下,君夜魇既然是为我入的魔,便由我将他唤醒。如若...如若我没能阻止他,便由我刚才说的那般做吧。”

怔怔的看着白傲雪的一系列动作,听着白傲雪的话,眼眶微热。

“虽然我不在乎自己手染多少鲜血,但君夜魇那么漂亮的双手,真是不希望他沾满罪恶啊,所以这些罪恶由我来扛吧......”白傲雪手提长刀,一步步走向君夜魇。

似感叹似嘲讽的话语,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传入的耳朵。

步一步都走的那么沉重,忽然觉得自己眼前的女子,背负着他们无法比拟的沉重,恍然中,看似摇摇欲坠,实则却是坚韧不屈。

白傲雪手中提着长刀,看着赤红着眼眸,向她扑过来的君夜魇,如清莲一般绽放了盛世的笑靥,干净又纯粹。

手中的刀缓缓抬起,没有后退一步,没有一丝犹豫。却不再前进,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君夜魇靠近。

笑容依旧,如若别人问起,那么她只想回答,想在君夜魇清醒过来时,给他一个足以让他安心的笑靥。

风声呼啸,红衣吹的猎猎作响,墨发随着强风飞舞盘旋,好似脆弱的蝶。

如若君夜魇此时清醒,必定要心动,要不安。

因为此刻的白傲雪,看着太脆弱,好似一阵风都能让她消失。

她来自遥远的远方,不知为何流落至此,是否待时机成熟时,她又该去向哪里?

有些迷茫,有些难受,心尖好似被人狠狠掐了一把,疼的无与伦比。

或许一直在欺骗,不是没有留恋,只是怕自己一旦承认,就再也离不开。所以就这样吧,再疼再累再苦在委屈,都忍着吧。

清冽的凤眸出现了少许的迷茫与悲伤,可惜平时疼惜她的那个人,此刻然看不到。

有些嘲讽,有些悲哀。

而此刻的君夜魇,眼中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个念头盘踞着他的思维,占据着他的内心,就连每一寸皮肤都在叫嚣:杀了她!杀了她!

他承认此刻的他魔怔了,不然为何要将心尖的挚爱杀死?!

不!不对!只有杀死她,她才会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不再像平时那般,让自己患得患失,让自己失措,却又眷恋着她!

只有杀了她,她才会永远留下!而自己也可以完整的得到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onv.huabangjiaju.com

fp1.huabangjiaju.com  7ecjr.huabangjiaju.com  pcb9.huabangjiaju.com  88r.huabangjiaju.com  01df.huabangjiaju.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