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一飞还是被蒙着双眼,不过根据黑色布片外,投进来的光,可以感觉到,已经是白天大亮了。

“遇到这种事,哪有不报警的。兄弟,我讲句实话,出来赚钱,凭的就是脑子,谁有本事,谁赚到钱,你要是比警察脑子好使,那这一票就是该你赚,我没二话。要是你笨,那活该你赚不到,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疤哥哈哈大笑:“呦,不愧是大老板,见过世面,到了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过嘛,你这话说的对,我爱听,这年头,有本事就能赚到钱!”

说话的功夫,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停在不远处,就听昨天那个被打断鼻梁骨的人声音响起。

“哥,这次他妈发了!少说一百二十斤!”

“打开看看!”

“草,哥,全是一百的,真钱!真钱!”

“我滴妈,这次发大财了!”

边上一阵欢呼雀跃,几个绑匪高兴的几乎都要喊出来。

梁一飞咳嗽了一声,说:“钱已经到手了,各位,是准备杀了我,还是留着我、放了我?”

“哦?杀了你我能理解,放了你我也懂,什么叫做留着你?”疤哥问。

“留着我,还能生钱呗。我的钱,可不止这点。”梁一飞说:“再说了,你要了1200万,到手的,最多也就八九百万吧?”

“哦?你怎么知道?”疤哥问。

“刚才你打电话让吴三手和小白分开走,我大概就猜到了,要是没错的话,你这是故意分散警方力量,转移视线。你让小白会计和吴三手一起来,压根想的就不是什么安全问题,因为吴三手是男人,力气大,自然能背的多一点,从头到尾,你就只是要吴三手背着的那一部分钱。这点钱,你们几个人分,一人能分多少?你是老大,肯定多拿,剩下的那几个,一人连一百万都拿不到吧。”

声音稍微安静了一下,那个被打断鼻子的人,小声说:“哥,他讲得有……有道理啊。”

“对,大哥,这钱来的太容易了,咱们再弄一次多好!”另外一个人说。

疤哥哈哈大笑起来。

“聪明,真是聪明,要不说你能赚到大钱呢!我还真佩服!梁老板,讲良心话,我想放你回去,你这个提议,我也挺动心的,不过嘛,我这个人脑子不好使,胆子也小,这一次安稳钱到手,我就够了。”

疤哥拍了拍梁一飞的肩膀,说:“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想到这么好的点子?”

“我要是知道了,怕是没活路了吧?”梁一飞淡淡的说:“兄弟,我劝你一句,最好放我走。我不缺钱,命就一条,绑架,我回去认了倒霉,你还能跑得掉,拿着钱好好享受。要是杀了我,我是什么身份,什么影响力,你清楚,现在改革开放,我这么大个民营企业家给绑架杀了,你信不信,就算是出于保护民营企业家,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的角度考虑,全国警察都要动员,挖地三尺找你出来。”

可能是这番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疤哥的眉头稍稍皱了皱,看向另外一个人。

“姓梁的,你知道吗,我他妈最烦你这一点,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动不动就教育人,你他妈撒泡尿照照,你配吗?你以为就你脑子好使,告诉你,所有计划,都他妈是我想出来的,你不还是中招了吗?不还是屁的办法没有吗?”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紧跟着,梁一飞就觉得眼前猛地一阵刺眼的亮光,头上的眼罩被人揭开了。

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果然不出所料,是一个建筑工地,而且自己曾经还来过这里,就是未来区政府的办公楼。

面前,有四个人,为首的一个穿着皮鞋,脸上有一道横贯的疤痕,十分的狰狞,另外三个,都一副农民工打扮。

而说话的那人,正是周来宝,一张年轻稚嫩的脸上,全是不服不忿,怨恨和狂妄交织在一起,显得十分扭曲。

梁一飞叹了口气,说:“周来宝,还真是你啊。”

“草,装什么装!要不是我开口,你他妈知道是我?老子告诉你,今天就是让你死个明白!疤哥,你放心,咱们把他跟水泥混在一块搅拌了,挖个坑倒下去,上面一埋,谁他妈知道?”


yd8.huabangjiaju.com  uo80.huabangjiaju.com  5lf.huabangjiaju.com  rqaya.huabangjiaju.com  vp7p.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sfu4.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