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心拍地一掌就盖在万峰凑过去的那半边脸上,当然没用力。

万峰郁闷,脑袋有问题了,上赶着凑上去找拍。

“你这算不算是占我便宜,趁机摸我脸呀?”

陈文心哭的心思都有了:“你还能要点脸不?”

“要不我先把自行车借你老子骑着?你看怎么样?”

玩笑归玩笑,万峰现在可是一本正经地征求陈文心的意见,只是这正经也没正经到哪里去。

陈文心的眼睛有点月朦胧鸟朦胧,差一点就帘卷海棠红了。

于是,上课的时候她又在纸上瞎写了:你真好!

这小妮子不会就这么简单地爱上老子了吧?

女人果然是头脑简单的动物,一点小恩小惠就打算以身相许了。

万峰没有再在那张纸上回陈文心的话,而是正在本上很仔细地画一个奇怪的玩意儿。

这玩意有一个带卡子的底座,上面有一个小摇把子,摇把子连接在两个圆筒上。

看着和井上的轱辘把有几分相似。

这堂课是图画课,万峰可以明目张胆地涂鸦,这也算是没有精神溜号。

“你这画的什么?”陈文心悄悄问。

“这个不能告诉你,告诉你该出去讲了。”

“坏种!”

万峰当然不能告诉她,她要是泄露了商业机密怎么办?这可是关系到几千块的利润的。

他画的是一个最简易的人工手摇苞米脱粒机。

苞米扒皮后下一部就是脱粒了,不然怎么交公粮。

这玩意上辈子万峰自己就做过,非常的简单,几根钢筋,两块巴掌大弯曲成圆筒的铁皮,大概唯一值点钱的就是一口小封闭轴承了。

现下农村最常用的玉米脱粒方式是一个用木头做成的穿子。

一块五十公分左右长的五六公分宽的方木,中间开一个口,在开口处钉上一块一公分左右的铁条,用时人拿着苞米往那铁条上穿,一整穗苞米被穿出几道沟。

一整穗苞米单用手扒粒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把苞米穿几道沟再扒起来就省事不小。

但也是非常笨拙低效的脱粒方式。

万峰这玩意主打就是家庭用的,他的这个最简易的脱粒机虽然也不算先进但起码比那种用穿子穿沟后再脱粒高校多了,而且造价极低,就是后世也不过才卖五块钱到十块钱,放到现在也就三块两块的玩意,一个人一个小时可以脱粒一百五十斤左右。

非常的适合家庭用,至于生产队用的万峰还要再设计。

生产队一次公粮都是上万斤,用这玩意就低效了点,但也比用穿子穿再扒强十几倍。

生产队用的脱粒机必须是一个小时脱粒几千斤的。

扒皮机都成功了,脱粒机就不遥远了,扒皮机和脱粒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大小重量甚至工作原理都大同小异。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52.huabangjiaju.com  2w7o.huabangjiaju.com  e61eh.huabangjiaju.com  qrup.huabangjiaju.com  lrvqw.huabangjiaju.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