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立刻拨通急救电话。

蔡坤苦笑道:“那些…钱,留给外面的孩子。不然…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刑罪冷冷一笑:“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伟大?那些钱沾染过多少无辜人的鲜血,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蔡坤面无表情,他支起身子,急促的喘息声像是在预示着他的胸腔随时都会炸开,“你们要查的人,就…就在这里。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死在监狱里还不如死在这个狗窝里。”

刑罪蹲下,试图扯开他的衣服,检查他的伤势。“你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死,听到没!”

蔡坤无声的笑了起来,几秒后,笑容永远定格在他的脸上。

一小时后,刑警法医以及鉴证科的人员全部到齐。

刑罪在屋子一处的木板下发现一个地下室,而这个地下室就是蔡坤口中的“手术室”。一具男尸全身□□躺在一个长木桌上,尸体额前贴了一张白纸红字的纸张。

警方还在地下室的角落里发现三名少女,她们身上到处是伤,蜷缩在一起,脸上除了惊恐再没有常人的生气。

清明看着少女一个一个的走出地下室,脸上显然又多处一份希望的神色,心底无辜的矫情了一把……如果他和刑罪再晚来一天,这些女孩很有可能再也看不到阳光,再也呼吸不到这片天空下流动着的污浊空气,她们的青春将永远消失在那片阴暗肮脏的地下室里。

刑罪交代完工作,转头却不见清明,等找到他时,就见他一脸多愁善感杵在屋子外面。刑罪二话不说,走了过去。

第37章 器官(十)

经历上次逮捕林大同事件,刑罪以为清明又在埋怨这次任务没事先告知他,他这耍性子的脾气也算是见识过的,大人有时候还真就没大量。

刑罪:“又想什么呢?”

清明目光仍停留在那些女孩身上…

“我在想,我像她们年纪那般大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刑罪倚在他对面的警车上,淡然道:“好端端的怎么玩起回忆杀了?”

“人年纪越大就会越矫情……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在上高中,读书总不用心,可成绩就是很好,每次模拟考试都进年纪全十,学痞中的翘楚,学霸的楷模,没错,就是我。”

刑罪无声的笑了:“真不是逃学打架早恋离家出走?”

“前两项还真干过,可早恋我可没碰过。师兄请放心,你是我初恋。”说着,清明露出暧昧的笑容。

刑罪像是故意省略了他最后一句话,问刚才被清明有意无意回避掉的另一个问题:“离家出走呢?”

“我没有叛逆期”

清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黯淡之色,却恰当好处不露痕迹的被他掩饰住。

清明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可以很深情,一边随心所欲的讨别人欢喜,一边却又不愿将自己的内心刨开展示给别人。情绪在他脸上就好比是一件工艺品,被他稍作装饰后就呈现在面上…他就好比是一碗小龙虾,变着花样的迎合不同人的口味,容易让人欲罢不能。

可这次,即使是稍纵即逝,还是被刑罪捕捉个正着。刑罪刚要开口,谢洵突然插 | 进来,打断了他的话。

“你俩聊什么呢?”

清明看向刑罪,就见他微蹙眉头,一瞬间,清明有种错觉,刑罪现在有些不高兴。至于刑罪为什么不开心,原因他无从所知。

“怎么了?”

“森哥那边已经完成初步的尸检工作,叫您老过去一趟。还有,峯子和方来那边已经去接查死者的身份。”

刑罪盯着谢洵,问:“我很老吗?”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99ci9.huabangjiaju.com

snyb.huabangjiaju.com  up1i.huabangjiaju.com  j3l.huabangjiaju.com  xp3r7.huabangjiaju.com  ns4t.huabangjiaju.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