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苍真发出这一击的时候,苏羽凡已经完成了月痕的瞬移必杀技。两人之间虽然许久未见,但是之前通过无数次的战斗磨合出来的配合已经十分熟练。

当格拉罕一剑横封,全力抵挡苍真激射来的雷光时,苏羽凡已经成功地瞬移到了他的背后,全力一剑刺向他背部脊椎。

然而周围无数血光涌现,直接挡在了格拉罕背部,将苏羽凡的攻击拦下,下一刻,攻击没有奏效的苏羽凡也不纠缠,立刻就选择退让开。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现在不走的话,当完全抵挡苍真的攻击之后格拉罕立马就会扭头对自己发动反击。

“我的作战计划是正确的,刚才格拉罕在抵挡苍真那招威力巨大的雷霆之枪时已经尽了全力,根本来不及抵御背后偷袭的一剑……挡下我攻击的那道血色屏障明显不是格拉罕本身的力量,他坐上魔王的王座后,似乎部分掌控了恶魔城的权限,可以借用一部分城堡的力量。”

苏羽凡手中的武器的确是太吃亏了,无论是苍真使用的奥丁之枪还是格拉罕使用的巴尔蒙克,都是超强的武器,比苏羽凡手中的月痕强了不少。

奥丁之枪可是北欧神话中的神王奥丁的武器,传说中是用世界树的树枝制作而成的。而巴尔蒙克来头也很大,是《尼伯龙根之歌》里的齐格弗里德的武器,齐格弗里德曾经以此剑斩杀了邪龙,故而有了屠龙之剑的美名。

和这两把武器比起来,苏羽凡手中的月痕就显得完全籍籍无名了,威力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也幸亏月痕好歹还有一个瞬移的技能,倒也不至于太难看。

其实苏羽凡也有一件强力装备,并不弱于奥丁之枪和巴尔蒙克,就是那把拥有着神圣力量的光之剑,只是因为光与暗的互相克制,身为半吸血鬼的苏羽凡无法使用光系的武器,故而光之剑也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因为武器上的劣势,苏羽凡几乎不敢正面用月痕去挡巴尔蒙克的剑锋,生怕对方寒光泠泠的剑刃在华美的月痕上留下几个裂痕缺口。

苏羽凡在交手之中逐渐发现,三人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激战后,不仅没有因为大量损耗魔力而实力减弱,反而越打越是来劲,纵横澎湃的能量也是越来越激烈汹涌。

因为在血红之月的照耀下,三个人都在不断地吸收着混沌之力,苍真是德库拉转世,苏羽凡拥有者德库拉血脉,而格拉罕吸收了部分德库拉之源力而成了魔王继承人。

之前因为布劳纳封印住了恶魔城与混沌之间的连接的缘故,混沌之力未能涌入其中,所以三人都没有彻底醒觉,处于不完整的状态。

而现在封印刚刚破除,他们正在一点点的醒觉,所以实力会持续增强。而在激烈地战斗中,因为不断地运用混沌之力,他们三人对于混沌之力的运用水平自然是随着熟练而愈发的得心应手,身体与混沌之力的契合度也变得越来越高,于是正在飞速地提升着实力。

第80章 阴谋

在这三人之中,格拉罕的实力其实是最弱的,因为他并非真正拥有魔王之力。和苍真以及阿鲁卡多这样的拥有血族王族血脉的吸血鬼没有可比性。他之所以能以一敌二还占尽上风,纯粹是因为他抢先一步掌控了恶魔王座,可以借用恶魔城的力量来压制对手罢了。

在疯狂的运用混沌之力的同时,他也在一点点的魔王化,对于恶魔城的操控愈发的得心应手,渐渐地,苍真和苏羽凡被压制得连反击都做不到。

「这是最后一击了,绽放吧,绯红之羽」格拉罕漂浮到了半空中,整个城堡的能量疯狂地向着格拉罕手中的巴尔蒙克里汇聚着能量,散溢而出的光晕给整个房间都染上了一层绯红。

「快逃,苍真!」苏羽凡二话不说就向门外闯去,再感受到了巴尔蒙克散发出来的威势后,已经十分熟悉混沌能量的他很清楚这一剑绝对不是自己和苍真能挡得住的。

正常情况下他也不会做出将后背交给对手这种与送命无异的举动,只是硬挡这一剑也必然会是殒命的下场,逃跑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眼下只能期望对方再全力开大的情况下无法对着逃逸的他进行攻击。

然而苏羽凡刚刚冲到门口,却出现了一股无形的能量光幕,挡住了自己逃逸的道路,苏羽凡急忙使用月痕的瞬移,却因为光幕阻隔魔法的特性,没能成功瞬移到外面去。

「愚蠢的吸血鬼,没有城主的允许,你以为你可以逃得出这间屋子么?」格拉罕阴森诡异地笑着,骨节苍白的双手死死地握着不断颤抖着的剑柄,他全力一剑斩下,绯红的光晕瞬间绽放开来。

苍真死死地握着奥丁之枪,他的骨节已经变得苍白,虽然几乎用出了全力在进行抵挡,但面对着这股毁天灭地般的威势他也只能深深地产生一种无力感。

有些颓然地闭上了眼睛,苍真在静默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在那绚丽地绯红中,随着利刃划破身躯的声响,一抹冷冽的寒芒伴随着大蓬的血雨洒向天空,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锋刃从胸口贯穿而出。

叮咚!

巨剑巴尔蒙克无力地坠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格拉罕不可置信地望向后背「你,你居然……敢……背叛……我……」。

沉阴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从始至终,你都是我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又谈何背叛。」

「你!」格拉罕嘴角溢出了血沫「你……明明……告……诉」

「魔王继承人?从始至终只有与混沌本源相连携的德库拉伯爵才是真正的魔王,无论是你还是布劳纳,都没有那个资格。我赐予你血族的血源诅咒,只是为了让你成为可以复活德库拉伯爵的祭品罢了。」

死神的右手食指指向了格拉罕,他的声音无比淡漠:「现在,就是将你献祭的时刻!」


sch.huabangjiaju.com  fne.huabangjiaju.com  ov07.huabangjiaju.com  jg8h.huabangjiaju.com  j282j.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tf.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