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雯雯想上前跟叶小池说话,叶小池却先她一步开口了:“这位小姐,你不需要如此在意这件事,我原本就想跟薛少军分手的,只是还在犹豫用什么样的理由说出来才不至于伤害到他。好在我的腿坏了,他们老薛家第一时间以性格不合的原因提出分手。这样也挺好,免得我还得想理由。薛少军这个人你要是喜欢,你就努力吧,免得哪一天也被人送一句性格不合。”

说着,叶小池拄着拐绕过季雯雯走到店门口,打算伸手撩开帘子,旁边一个她不熟悉的大叔忙殷勤帮她把帘子撩开,那大叔还悄悄朝她伸了个大拇指。

季雯雯气的浑身直打哆嗦,她怎么就这么野,怎么敢这么对她说话?

众村民看着季雯雯最终被薛少军拖着离开了商店,原本晃人眼的情侣衫这时候看起来挺刺眼的。

碍于薛家人的面子,没人在表面上露出来笑容,可心里边都笑得要打滚了。看来叶小池不需要别人帮着,自己已经解开了心结,足够应付薛家人的口舌了。

“走,进店里坐会。”看了好一场热闹的村民兴致很高,暂时不想回家,还想在这多待一会儿。

第9章 一顿助跑猛如虎

叶景涛跟他姐叶小池年龄差距挺大,他秋天才上初一,前几天小学毕业考试结束后,他就放假了。

村里的孩子们都不补课,放假了没什么事,他整天跟一帮小孩满村子乱窜,不是下河去游泳抓鱼,就是钻进树林子半天都不出来,大人想找都不好找。

对比之下,罗向楠觉得还是让儿子陪着他姐更放心些。

叶景涛这时候从一排货架后边探出头来,悄悄打量着正跟人说话的叶小池,然后又把脑袋缩回去,挠了挠头,想不明白他姐的变化,然后就不想了。

叶小池没有多待,在众人注目下,跟汪大婶他们聊了几句家常,买了个新毛巾就要带着叶景涛出去。

这时门帘突然被撩开,冲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男孩,他光脚穿着塑料凉鞋,手里提着一个酱油瓶子进来,把瓶子放柜台上说要打一斤酱油。

那边李二接过瓶子,把靠墙处酱油缸上的木头盖子拉开一部分,用塑料漏斗对准瓶口,准备往瓶子里舀酱油。

有个大人就逗那小孩:“狗剩,咋晒成这样,这要是天黑了都找不到你。”

那孩子被人逗惯了,回击道:“我叫赵永海,不叫狗剩。大爷你也别光说我,你自己也不白。”

说着,不再搭理那些大人,在几个人的哄笑声中,窜到叶景涛旁边就扑上去,俩人很快就玩闹着扭打起来。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见面必然是要闹一会儿的。

李二这时候已经灌完了酱油,跟这俩孩子喊道:“去去去,出去打去,别把东西带掉了。”

叶小池这时已经迈出了门槛,站在店外等着她弟跟人打闹完了出来。

俩孩子动作很快,外号叫狗剩、大名赵永海的男孩跟叶景涛从店里先后跑出来,赵永海便放开叶景涛,去推他的二八杠自行车。

车子半新不旧,带有横梁,这孩子骑车不走寻常路,既不像个子小的孩子那样掏铛,也没有学着大人片腿上车。

只见他左手拿着酱油瓶同时和右手一起捏住车把,然后推着自行车猛如虎的一顿助跑,身子忽然窜起,往车座上跳。

店里的人闲来无事,透过窗户往外看热闹。叶小池本来还觉得这孩子挺敏捷,却听到那个大名叫赵永海的孩子惨绝人寰地叫了一嗓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捂着大腿根旁边在原地跳脚。

叶小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旦疼?(⊙o⊙)!

有几个大人哭笑不得地出来扶着赵永海,“你没事吧?”有个人问道。

赵永海跳了一会,那股最疼的劲头过去了,听到别人问,翻着白眼说道:“没,没事,咝……”说话的时候,不时地抽着气,说没事,其实还是很疼。

叶景涛过去帮他把自行车扶起来,站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不知该如何处理。

“小涛,你送他回家吧,我自己上小舅那,完了我直接回家。”

叶景涛答应了一声,从赵永海手里接过那居然完好无损的酱油瓶子,推着自行车准备陪他回家。

这时候赵永海又好了点,不想留下来让那些大人看他笑话,便一瘸一拐地在道边往自己家那边挪。


vqj.huabangjiaju.com  p7tby.huabangjiaju.com  3mc.huabangjiaju.com  fh3x.huabangjiaju.com  5co1g.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on6.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