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殷守月一拳再次打到桌上, 面色狰狞愤怒,全身肌肉绷紧,嘶哑的声音从喉咙溢出来,不知道是下定决心还是恼怒和懊丧:

“我一定要!

杀了她……”

魏蝉毫无意外地惬意结束她今天的课程,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忽然看见桌子上有一张卡片一样的东西。

她疑惑地拿起来。

是一张卡通贺卡,米黄色,上边是工工整整的字迹:

魏老师,今天我就不再教室自习了!不用您送我了。放心吧,不要担心我的安全,有人来接我。

s:不要问我是谁啦!

——越无忧

现在距离殷守月从她家里搬出去也已经过去好几周,当然,殷守月仍然没有来上课。

本来旷课就是殷守月的常态,毕竟她确实不是个全职学生,之前消失小半个月又肯定会有很多事情堆起来,魏蝉也知道一时半会她是不会回来的。

学校有魏蝉罩着,校外殷守月没空找她麻烦,这可让越无忧过了好一阵子快乐生活。

她知道这也是多亏魏蝉,所以对魏老师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感激,她们感情倒是挺好——毕竟天天来问题的学生和老师关系不好是不可能的。

甚至有一天越无忧扭扭捏捏问她说:老师,你说,那个,我们高三谈恋爱……不太好吧……

魏蝉惊异地盯着她看,直看到越无忧脖子都红了,心里说没有殷守月的妨碍……迟无戾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难不成……他知道了不带越无忧去玩而是给她补习功课了?

不过她还是回答:“我们学校既然没有明确规定不行……你已经成年了,要是自己可以调节好感情和学习,其实并不是不可以。

当然……学习优先。”

“嗯嗯!”越无忧认真点头:“我知道的!”

呵呵……迟无戾……一个地位还没有数学高的总裁男主……还真是可怜呢……

因为担心越无忧安全问题,这几天都是她在学校自习过后,魏蝉顺道把她送回去,看今天这个字条的情况,今天大概是迟无戾来接她走了吧?

不,不能说是迟无戾接她走……应该说是有人以迟无戾的身份把越无忧叫出来了……重要剧情还是来了。

魏蝉立刻拿起包抓起车钥匙,打算立刻赶往剧情地点。

可等她暴躁地转着方向盘,连闯了两次红灯之后,忽然停下了。

——殷守月这一次失忆之后是自己救了她,那么便说明她不可能再‘喜欢’上男主,这一次迟无戾仇家绑架越无忧,她应该不会无论如何放下帮内正常事物来参一脚……这么说,她很有可能是去东西城的冲突的地方去了。

剧情改变……那么……这一次殷守月生死不知。

越无忧,殷守月。

要是真这么简单的好学生和坏学生的争端……魏蝉早偏心偏到帽子坡去了。

可是……

魏蝉无奈地叹口气,调转车头,向殷守月方向开去,同时右手摸出手机:

“喂……迟无戾?我是越无忧老师。听着,记住这个地址: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h15.huabangjiaju.com

uoc49.huabangjiaju.com  d6a.huabangjiaju.com  g13.huabangjiaju.com  tx45.huabangjiaju.com  gsqiy.huabangjiaju.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