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波操作怎么做到的?听起来太玄乎了。”

“过程不知道,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他们成功了。”

陆一语叹了口气,“霍董,你们这些聪明绝顶的人的脑力都拿来想这么复杂的事的吗?”

“别人我不知道,我是懒得想。要不是刚好撞这样的事,我也不愿意费脑力去思考,估计是一段狗血豪门戏码。”

陆一语放下手机,说道:“假设何慈颂是我的哥哥或弟弟,我爸不知道他的存在有点夸张啊。我之前听我爸和黎姨说,我妈妈怀孕的时候我爸停了工作在她身边陪她,按理说不可能不知道我妈妈怀了双胞胎。外公外婆那边只有我妈妈一个孩子,一般来说商量有个孩子跟妈妈姓,另一个孩子跟爸爸姓。我妈妈这是瞒天过海生了两个孩子却不告诉我爸和爷爷奶奶,这事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这是得感情多不融洽、对褚家的情份多有限才这么做啊。”

霍予沉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简单贫瘠的感情经历要理解这个有点难。媳妇儿,你经历的事情是挺多的,但你一直有着人性的小天真,遇到事情还愿意往积极、乐观的方面去想,这是你最大的优点。可不是每个人都如此。造成现在情况的原因至少有三个。一是褚家或岳父做了什么事伤了岳母的心,让她离心褚家了;二是岳父和岳母的感情出了问题;三是岳母本身的性情导致的,再加怀孕也容易患抑郁症,导致做了不当的决定。”

“这三种可能性都有。你的第一个假设可能性较大,我去望城的时候爷爷奶奶并没有过来探望或打电话问候一声,之后我爸和褚铭哥决定从望城搬来,应该也是跟他们的态度密切相关。”

“我假设的三种都有可能。第一种跟你说的差不多,不只是你在褚家受到了忽视,岳母在褚家很可能也遭遇了不公,让她对褚家人这么没有信心。”霍予沉抽丝剥茧的帮她分析。

“第二种可能性不太大啊。如果我爸妈的感情不好,我爸又怎么会这么多年不续娶,一直守着我妈妈的感情生活呢?”

“这个也得从几个角度分析,一方面可能是真的感情深吧,几十年还没有办法遗忘。但媳妇儿,你想想有夫妻不绊嘴、不吵个架的吗?感情再融洽也有个稍微心情没有那么好的时候,冷战、吵架、分居也是会有的。生产前夕岳父岳母正好冷战了呢?生孩子前后的女人是刚从鬼关门里走一圈回来的,那心情、情绪到底如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另一方面,岳父这么多年独身有可能是对岳母的感情深厚,也可能是对她过世的内疚,这种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不但外人没有办法说清楚,连当事人也说不明白。”

“霍董,你的分析太扎心了。”

“这还只是表面的问题,深入分析下去你会觉得更复杂。人性研究下去很容易把人研究成神经病,你看有名的心理师、人性类的著作,哪个在大众的眼里是正常的?基本都是疯子兼神经敏感类人群。”

“您说的对。”陆一语这回是彻底觉得她的大脑皮层光滑如蛋了,根本不具有思考能力,“你告诉我何慈颂的存在是觉得我妈妈留下的这把钥匙其实并不是留给我的?”

“不,是何慈颂可能知道这把钥匙开的是什么锁。何慈颂很可能是你外公外婆当年受岳母所托将他藏起来的,可能跟他们提过这么个地方。她又把钥匙给了她的好友,两方面都做了准备,估计是希望你们重逢之后会去看她所藏匿的东西。”

“这么一把普通的钥匙,有这个地方的话早被人撬了吧。”

霍予沉轻咳了一声,无糟心的捏了捏他媳妇儿的后颈,“一孕傻三年这话说的果然没错,真这么简单的话世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破事儿吗?这把钥匙不是特指开哪一把锁,它只是一个媒介或证物。像玩游戏通关一样,凑齐了某几样东西后才满足通关的条件。岳母当时跟人约定的条件很可能是你和何慈颂拿着这把钥匙去某个地方,见到某一个人才能拿到她留在那里的东西。”

“如果是按照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珍贵的东西让她计划这么周密详实,甚至不惜将两个孩子分开也再所不惜,连我爸都要瞒着?”

“不知道,没跟岳母接触过,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也完全不了解,不好分析。”

第500章 霍予沉和霍家的所有信息都是封锁的

第500章霍予沉和霍家的所有信息都是封锁的

陆一语说道:“黎姨昨天有跟我说提过一些我妈妈的性子。她说我妈是个对外人很冷淡、疏离,对她觉得亲近的人则很像个孩子。”

“跟你的性格有点像。”

“黎姨也这么说。”

霍予沉的手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捏她的脖子,那姿势越来越像在撸猫,几乎跟撸小贝的手法一样,“媳妇儿,你换个角度想想你会因为什么事瞒着我也要把我们的孩子拆散送出去,还把一件重要的东西让凌芒雪保管?”

陆一语认真思考了很久,说道:“我想象不出来。如果一定要那样做应该是危害到国家和人民了,也会迫不得已连自己的丈夫都瞒着。”

说完之后,她挠了挠头,“我不喜欢蛮着自己亲近的人什么事,我的很多事都能说出来,在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情况下基本别人问什么都会说。以前陆家的事我很少跟芒雪提,倒不是觉得不好意思或丢人,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些事情拉出来说,她要是问的话我也会跟她说一些事。对你不一样,我什么事都想跟你分享。”

霍予沉闻言心里不禁软了几分,在她的唇在亲了一下,说道:“感觉到了。你这么傻的姑娘不多了,不能放出去霍霍其他人。”

陆一语笑了笑说道:“所以我只霍霍你啊。霍董,你是认为我妈妈当年很可能是受到一些人的威胁或是想保护某样东西,必须她一个人承担这个秘密,连她的丈夫也瞒着、孩子也拆散了也要保护她要保护的秘密?”

“被人威胁或想保护什么都有可能。”

“如果是这样,我该做点什么?我在慈城的时候感受到的那抹不善的目光很可能是何慈颂的。他看起来不太喜欢我,会跟我配合吗?”


602.huabangjiaju.com  nmh8.huabangjiaju.com  o75.huabangjiaju.com  nwnh9.huabangjiaju.com  y6i0.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6jv0.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