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呵?钱浅略微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前婆婆。看不出来啊!这个王氏挺会说话嘛!几句话就轻避重,说得好像是她为了水根伤心自己搬出家似的,一字不提她被休的事儿。然而就钱浅对王氏的了解,她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性子其实还算明快直爽,这样绕着弯子套路人的话,她断断说不出来,一定是有人教。

这一点钱浅还真没猜错,王氏这些话,都是赵家的族长教的!赵家族长因为钱浅的事儿和林家杠上了,村长想让钱浅嫁给自己的侄子,这在赵家眼里相当于挖他们赵家的墙角,钱浅是他们赵家的财产,怎么容得下老林家惦记?就算他是村长也不行!

王氏给钱浅当了一段时间的婆婆,两人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的时候,倒也没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主要是因为原主老实,而代替原主的钱浅又机灵乖觉,因此老赵家院子里的主要矛盾,还是发生在王氏和陈氏这一对婆媳之间,相比较而言,钱浅和王氏的关系,到还算是和谐。

因此赵家族长和赵金水商量过后,最终决定还是让王氏来出面,说服钱浅再回赵家。赵氏族长倒也聪明,虽然钱浅被休出门的寡妇身份看起来不好再嫁,但她在城里大户人家做事,能赚钱啊!

庄户人家讲究实惠,和拿到手的银子相比,寡妇身份又有什么了不起?村口未嫁的大姑娘拿着那几百个铜钱、三两匹粗布的嫁妆,怎能比得了一口气买得起两车青砖的姚娘子?这节骨眼上,谁还顾得上嫌弃姚娘子的出身?怕是十里八乡未娶妻的小伙子,都惦记上了这个能干的寡妇娘子了!

赵家族长也清楚,钱浅年纪轻轻,再嫁去旁人家里做正头夫妻比留在老赵家守寡强,他们老赵家若想要把这个财神娘子哄回家,怕是要费一番功夫,旁的依仗没有,也只能扯去了的水根了。

赵家族长想得清楚,无论如何,赵水根去世不到半年,水根媳妇想要再嫁,他老赵家就有理由反对到底!丈夫死了,不守孝,像话吗?

第1368章:将军,我帮您养家糊口(64)

赵家派出了钱浅的前婆婆王氏,而村长家出马的是村长大儿媳,两人一左一右站在钱浅身侧,一人扯着钱浅一条胳膊,颇有些互不相容的架势。

“金水媳妇,”村长大儿媳冲着王氏冷笑一声:“太阳还没落山,你怎么就说起胡话了?跑到外头来乱认亲。姚娘子跟你什么关系?凭什么跟你回赵家去?你莫不是忘了,你们老赵家早给了人家休书,八百年前就没关系了,也不知你哪来的脸跑出来认亲。”

“家住河边管得倒宽。”王氏不甘示弱地瞪了村长大儿媳一眼:“我们一家人说话干你什么事?瞎搭什么茬!打量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打算呢?不就是想着把我们水根媳妇骗去给你那好大年纪娶不上媳妇的堂兄弟吗?做梦!我们水根没了还没半年,这丧期还没过,你就跑过来给服丧的寡妇说媒,你安的什么心!”

“我安的什么心?”村长大儿媳立刻顶了回去:“自然是好心!这里哪来的寡妇?姚娘子一早被你们休出家门,和你家水根早没了干系,怎么不能再嫁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想把好好一个姑娘家骗回你赵家守寡,你安的什么心?”

一言不合就撕逼,大约是这年代村妇的常态,钱浅还一语未发,村长大儿媳和王氏已经吵得热闹。说来也有去,两人吵归吵,但竟然像是有默契似的,决口不提钱浅的财产。两人都一副毫不心虚腰杆倍硬的模样,似乎真心为钱浅好似的,而对方呢,竟然也默契的不揭破大家都是为财而来的目的,吵来吵去都在说钱浅该不该嫁人,其他不该当着钱浅面点破的,绝口不提,钱浅旁听了一阵子,倒是觉得有趣的很。

王氏和村长家的大儿媳撕得热闹,村里当然会有人来围观,不过惦记将钱浅这颗摇钱树娶回去的可不止村长家,因此在钱浅是不是能嫁人这个问题上,全村人都和赵家立场相对,一群想要给钱浅说媒的人都围上来,帮着村长大儿媳战斗。

大家一起群起而攻之,王氏很快就失去了战斗力,钱浅一声不吭默默看着,直到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之后才慢腾腾地开口:“赵家嫂子,我与赵家早没了干系,休书可是按了手印到官衙过了手续的,我是不是要嫁人,你们赵家可是管不得的。”

“就是!”村长家大儿媳脸上立刻露出几分得意,扯住钱浅的袖子就开口说道:“姚娘子,我跟你说,我那叔伯兄弟可是个好人,你嫁过去……”

“林家大嫂子,”钱浅冲着村长大儿媳咧嘴露出笑容,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在武家坡孤身一人没错,论理,我要嫁人谁也管不得。但你知道,眼下我在城里太师府当差,大户人家用人都是谨慎的,就算是我这种没有签长契的,嫁娶主子们也是要过问的,若我自己随随便便应了婚事,岂不是不把主子放在眼里?这哪里是我能说了算的!”

如此睁着眼说瞎话,倒也能把周围的村民唬的一愣。武家坡的村民大多是农民,这里也没有大户人家的田庄,大部分庄户人家都是赁散田耕种,田地的主人最多也不过是城里的小康人家而已,被钱浅这样信口胡说的糊弄,竟然也信了。

钱浅顺利脱身,村长大儿媳无功而返回到家跟自家人学舌,村长那个读书的小儿子竟然还不懂装懂的模样,一脸肯定的点头:“大嫂也太少见多怪,人家是太师府,用人自然要讲究些。”

“就是!”做着老太爷美梦的村长点点头:“以后咱家天赐高中当官,咱们家里也应当这样管束下人。”

钱浅在村里耽误了不少功夫,太阳都要落山才回家。回家一看,薛平贵同志还挺勤快,大约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是个吃闲饭的,薛平贵回到荒屋之后,直接拿了柴刀上山去砍柴了,等钱浅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砍好柴回了家,点上了灶膛的火,开始烧水了。

“你还会生灶火?”钱浅对于薛平贵的能干程度表示稀奇:“倒是看不出来。”

“这几年在外,什么不都要自己动手。”薛平贵笑着答道:“又不是早年在家当少爷。泥瓦匠不是照样能做?”

“你爹是因为什么被杀的?”原本只打算当保姆,不打算插手男主其他事物的钱浅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打听一下。实际情况有点复杂,她多了解点也没坏处,有意外情况也好及时应对。

“我爹是个武官,官位不高,我娘商户出身,因此家里日子还算过得不错。”薛平贵盯着冒着红光的灶火,一点都没打算隐瞒:“六年前,我在书院读书,家里的老仆人来送信,说家突然被抄了,我爹因为通敌被下了大狱,我娘来东都帮着我爹疏通,但她离家没多久我爹就被急急处死,而我娘也再无音信。”

“你怎知你娘最后是入了魏府?”钱浅问道:“你家与魏府沾亲带故吗?”

“魏虎的爹当时是兵部尚书,”薛平贵盯着炉火,半晌之后才开口:“说来也无甚特别关系,我爹的军职是魏尚书推荐提携,所以我娘才想要求他帮忙。”

“有句话我直接问你也别不高兴。”钱浅沉默了半天才慢吞吞地开口:“你说你当时在书院,那你爹在军中的事,你大约也是不清楚,又怎知你爹是被冤杀。”

薛平贵抬头看了钱浅一眼,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微笑:“我爹那人……其实无甚大出息。胆子小,也从未有扬名天下建功立业的想法。若不是我娘说了,要他出息些给我赚个好出身,我猜他大约踏踏实实的做个从八品归德司戈,左右家境殷实,就算不做官,日子也好得很。后来还是我娘说了,要他出息些,给我赚个好出身,不求比上东都城里的世家大族,但好歹有个好出身,我日后的路也好走。我爹这才积极寻了门路,攀上了兵部尚书,那几年倒是升得快,出事前已经是从五品归德郎将了。”

第1369章:将军,我帮您养家糊口(65)


99ci9.huabangjiaju.com  yv9q6.huabangjiaju.com  321i.huabangjiaju.com  um31g.huabangjiaju.com  m2u.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6c.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