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从地狱透出的光!

妈,妈的……一群“不良”一时间静悄悄……那讲桌上的匕首至少没下去三分之二!实木的裂痕延伸……触目惊心!……这他妈是魔鬼吧!!

说是“不良少年”,但确实并非人人都是殷守月……其实他们也只是一些不学好的熊孩子,看见这操作,有一大群简直是瞬间就萎了——打架是打架,打架还有可能赢,这玩意……妈的三分之二!三分之二!送死和打架是两码事!

“学校不让带管制刀具。没收了。”魏蝉缓缓道,说完,又是懒洋洋一个抽手……轻松抽起匕首,咔擦插回刀鞘。

众学生看看讲桌上的深洞,在看看魏蝉抽刀子那轻松劲儿……

脑袋在心里摇成拨浪鼓:emmm没收没收没问题没问题……

这哪里是妞啊……这他妈阎王啊!刚毕业……他妈是从国际军校毕业来的吧!

“下去坐好。”魏蝉道。

可胡其虽然现在暂时不敢动了……大概还是心里有气,也不下去,竟然就这样站着讲台下抬头恨恨盯着她:“老子绝对……找人让你回家知道惹到谁!”

可魏蝉从来不是个好耐心的人……

魏蝉心烦地舔舔牙龈,哼笑一下……伸手一把把他拉过来,在他耳边缓缓道:

“我的话……你最好听。”

那个软软的声音道,明明是甜美腻人的嗓音,他却从只能从里边听出冰渣子。

“否则……”

他趔趄着被拉得半弯腰,魏蝉也站在讲台上弯腰凑近,可爱闪光的眼睛直视他,深意满满:

“来一个,我也能废一双!”

她忽然放开,把胡其推下去。

“还有谁有什么问题?……”

她环视,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没人说话。我就当做你们没话说了……是吗?”

魏蝉慢慢走向胡其,让他心里一紧,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又觉得实在太丢面子,重新死犟地上前……心里一个劲儿打突。

“稍等一下。”忽然一个女生慢悠悠转从讲台那一边过来,先是正常声音说一句,接着又缓缓自言自语一样低声:“魏蝉?魏小姐?

……真是小虫子的名字……”

这是个很动听的女声,却充满不耐烦,声线有一丝沙哑,像是烟嗓,又像是通宵没有休息。

大家精神瞬间亢奋!

这是谁?还有谁?

他们的首领……他们的将军……他们的皇帝!

殷守月!

她表情平静,大概还有点不耐烦——应该是以为魏蝉还要找胡其麻烦,虽然是没用的小弟……好歹还是她的小弟……这点还是要宣布一下——所以还是过来给他解围一下,顺便告诉一下这个老师……她的立场。

魏蝉好整以暇,歪头,带点婴儿肥的包子脸给人乖巧好欺负的错觉。

殷守月比起魏蝉更高,并且她精瘦,每根身体线条都是流畅有力,又居高临下,一双黑到底的眼睛摄人心魄。


tyd9j.huabangjiaju.com  gxk.huabangjiaju.com  swuln.huabangjiaju.com  ctf.huabangjiaju.com  dndm.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m9.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