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乖巧地应了声,“好的,学姐。”

“孟寒学姐,我们是小央的朋友,感谢您刚刚送她过来,还给她买了零食。”祝雨是三个人脑子最清醒的一个,赶紧先给人道谢。

孟寒点了点头,觉得行吧,人好友来接手,她也算功成身退,“那你们看着她点儿。”

她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迈步呢,沈暮央又急急一嗓子喊住了她,“学姐,你的.”

沈暮央抓着垫在腿下的红白校服一角,一眼看见里边儿内衬某处鲜艳的点点血迹,像极了女生来那啥时不小心蹭上的痕迹。

校服.她说不出后两个字了。

耳根腾地一下翻滚上一层热浪,太尴尬太羞耻了!

其实是她膝盖上的伤沾上去的,她没到生理期好吗?

况且,她脑子咋想的呢,借用了人家外套不得给人洗干净再送回去,还有用完就随手还的?

孟寒应声回眸看了一眼,自然也看见了那些星星点点,心又有点儿疼了,她拧了拧眉,得赶紧走!

“你先套着,裙子不是撕破了吗?明天送学生会那片儿区去就行。”

沈暮央涨红着脸憋出个“好。”字,孟寒脚下生风地走了。

“太贴心了!”关沫冉看着孟寒前脚出门后脚她就忍不住出声了,“谁说学姐盐的,这不是挺温柔的吗?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暖心又这么完美的人?”

“呜,她是不是.嫌弃我啊?”沈暮央垂着个小脑袋,自言自语,秀气的眉毛拧成团了,“一定是的,要我我也得嫌弃啊。”

祝雨看着一坐一站沉浸在某种名为孟寒的情绪中出不来的俩人,深沉地低下了头。

这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真是太.令人不爽了!

第二天运动会继续。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学生心都野了,老师也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跑不出校园,随他们可劲儿地四处蹦跶。

而初三五班的看台上,在班主任强迫下来的集体荣誉感面前,一众小鸡仔憋屈着窝在自己班区域里沉默看比赛。

沈暮央眼睛看着台下,呵欠打得频繁。

身边关沫冉垂头玩着手机,突然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

“?”沈暮央瞧了她一眼。

“呜呜,小央,你也太好命了吧,跟孟寒学姐说了那么多句话,她还让你加油.”

沈暮央又打了个哈欠,傻呵呵地乐了,是啊,最近跟学姐好像拉近了那么一丢丢距离,她待自己还是那么贴心,就是自己.犯了点蠢,尽在人面前丢面子。

学姐都不理别人的,她喊住学姐,学姐还会让她加油。

等等.

加油?

“你怎么知道学姐跟我说加油了?”沈暮央诧异地看过去。

昨天冉冉已经羡慕过一阵了,跑道上的公主抱她能看见,后来病房的送零食她也在场,可现在这加油怎么回事?当时可是在内场啊,没几个人听得见。

关沫冉星星眼地看着她,“你不知道啊?”


mu7o.huabangjiaju.com  fwa.huabangjiaju.com  5cfg.huabangjiaju.com  vrwa2.huabangjiaju.com  1yto5.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x5.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