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是直接告诉帝均白,她喜欢他的事实么?她一直是暗恋。

发愣时,另一道低沉而冷肆的声音传来——

“怎么不说了?”

唐宝身体一僵,转头就看到骤然出现的帝昊天。

他……他听到了自己刚才和帝均白说的话了?

“回房。”帝昊天高大的身型走进,强大的压迫感。黑眸凝着不可违抗的强势。

唐宝瞥了眼帝均白,灰溜溜地跑了。

“有事?”帝昊天淡淡地问。

帝均白脸上难免忧心“婉柔知道了你结婚的事,很是受打击,整个人都病怏怏的。我想,你能不能去劝劝她?”

“最有力的劝就是当她不存在。我也没有耐性去哄一个女人。”

唐宝回到她和帝昊天的房间后,也没找个地方坐下来,光在那里走来走去。

想着,不知道她能不能自己单独睡一个房间?她才不要和帝昊天同床共枕。

这太害羞了。

对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来说,所承受的一切就像是暴风雨的袭击。

受不了。

她需要保护自己不是么?以后她可是要离开这里的,不能和帝昊天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房门打开,帝昊天高大的身材走了进来,冷肆逼人。

唐宝站在那里不动,防备地看着进来的人,甚至是朝她逼近的人。

还来不及后退,人就被堵在了帝昊天和墙壁之间。

唐宝整个脑袋懵了下,伸手就去推。然而双手落在帝昊天的胸膛上只觉得肌肉强硬,结实,散发着炙热的温度。不管她怎么用力,前面的胸膛都是纹丝不动。

“你干什么?嗯!”唐宝的下颚被钳住,硬是抬起,强迫对上那双邪肆危险的黑眸。

“我说的话忘了?从不看老公以外的男人。”

“这个要求太过分了,我这是正常的看,外面那么多男人,怎么会看不到?有留意看的,有不小心看的,怎么能控制得住?”唐宝不服气地反驳。

“是么?”帝昊天冷冽一笑。

唐宝心里一紧,视线一晃,人就被扔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倒下。接着浓厚的阴影便覆盖下来,笼罩在上方,密密实实。

帝昊天微微粗粝的手掌从腰间伸了进去,紧贴着皮娇肉,嫩的肌肤。

唐宝腰敏,感地一颤,吓得就要起身“走开,你不要碰我!我跟你讲,我是不会同意的!”

“从不在老公生理需要的时候说不。”帝昊天的脑袋埋下来,唇,舌侵,占地落在如天鹅的脖子上——

“唔……不要……停下来……”唐宝呼吸不稳。

“从不在老公进行中时叫停。”帝昊天将身下的稚,嫩东西压得紧紧的,女孩身上带着的清甜美味诱,惑着他。


ulx.huabangjiaju.com  v8pk.huabangjiaju.com  fto.huabangjiaju.com  dio.huabangjiaju.com  o57o.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nyk.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