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奚盛楠自己也没有提过这件事。”邵陵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杜灵雨。

杜灵雨:“书的名字叫《瑕瑜》,写的是一个女孩子的成长,年代有些模糊,叙事用语完全是古风风格,内容却有些偏重于近现代,文中避免描述现代化的东西,没有汽车、电话之类的,但女主却是要出去工作的,而且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得到了爱情和幸福,最后和男主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邵陵不认为这是灰姑娘白雪公主之类童话的美好词汇。

“女主找到了永生之门,”杜灵雨说,“这个,说起来是有些离谱,和整文风格也不符,因为‘永生之门’的这个结局,这个小说在文学网站被读者骂惨了。”

众人听着,也认为小说内容有些离谱了。

“我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身边总带着自己的书?”卫东忍不住问。

卫东:实在不好意思直接说自恋两个字……

杜灵雨说:“刚才邵哥说到出版社什么的,其实那本书并没有被正规出版——与其说是一本书,倒不如说是自己装订成册的自制书,奚姐自己打印的,还配了一些自己的摄影作品,只有那一本,并没有给任何人传播过。

“其实奚姐一直在修改那本书,经常会在书上用各种颜色的笔写出一些新的想法,与其说是书,倒不如说是一本另类的手账。”

曹友宁也说道:“我说那本书怎么那么奇怪呢……”

邵陵问杜灵雨:“你看过那本书吗?”

“我是在文学网站看的电子版,至于那本实体的书,我也不过是翻了翻,并没有机会细看。”杜灵雨仔细回想着,“所以,并不存在邵哥说的出版社和装帧之类的事情,不过说起那本书的外观……我记得在结尾处有一页很漂亮的纸,上面写了三个字:献给语。”

“那本书是献给你的?”罗勏懵懂问道。

“不不,不是我这个雨字,是那个语言的语,我感觉也应该是什么人的名字。”杜灵雨感觉自己在奚盛楠死后说出了很多她的秘密,这让人有些不舒服,但为了找到签名又不得不说,“我曾经问过她,这个语是谁,但她每次都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回答我。”

麦芃突然停下了正在洗胶卷的动作,抬起头来:“你刚才说的是语文的语吗?言字旁的那个语?”

杜灵雨点头:“就是那个字。”

麦芃:“画家毕笛的原名就叫毕晓语,我认为这应该不只是个巧合吧。”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洞悉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秘密。

“难道奚姐以前认识毕笛?他们的年纪差那么多,怎么会认识呢?”曹友宁有些不解。

“我认为应该不认识,毕笛去世的时候,奚姐也只有几岁,”杜灵雨作为一个女生仔细揣摩着奚盛楠的心思,“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崇拜,本来奚姐就特别欣赏毕笛的摄影作品,这回咱们去美术馆参观,就是她提出来的,还把这次参观列为了咱们这次行程的必去地点之一。”

听到这里,曹友宁的表情有些复杂:“是,她还说一定会让咱们感觉不虚此行……”

牧怿然简单洗了洗手,也走过来,此时的胶卷在显影罐中慢慢发生着肉眼看不见的变化,自己要做的就是搅动里面的液体,并在适当的时间打开显影罐。

“如果书中的这个‘语’的确就是毕笛,那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牧怿然感觉一切谜题都在一道一道地慢慢解开,“我们经历的所有画作,随身带去的所有物品,从来没有任何一件是专门用来献给这幅画或者画家的,在我看来,书上写着献给画家的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献祭行为,这本书会以特殊的形式融入到这幅画里,为画家所用。”

大家听着这些话,慢慢消化着,表情都有些忡怅。

“可是,瑕玉在咱们一进入画中就已经死了!”罗勏非常不解,“她在书中不是找到了什么永生之门吗?为什么还没有经历画中世界就先死了呢?而且……还是被创造她的人亲手杀死的。”

这一点本身就让人觉得十分讽刺荒诞。

“也许另一条时间线上不是这样的结局,那里面的瑕玉说不定是最后一个死的,”牧怿然的眸中有光闪了闪,“如果是这样,瑕玉说不定曾经和我们有过交集,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的东西会出现在我们的房间里,会出现在奚盛楠的包裹里,而奚盛楠还大大方方地佩戴了那些首饰——如果奚盛楠对瑕玉真有其他目的,绝不可能将这些首饰对外展示出来。”

“姐夫,太乱了,我的脑袋都快爆炸了……”罗勏无辜地抱着心春,“游戏不都是13个人吗?为什么这一局变成了15个。”

心春点点头,自觉把自己也算在了队伍里。

“我这本书有问题!”杜灵雨突然说,并把手里的一本香谱给大家看,“这本书的后半本不是香谱,而是……我看不太懂上面写的东西:地卵为土所蕴,内中亦有光阴,初道天光生水,水内生白鱼,吐纳成气,化我环旅……”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cr.huabangjiaju.com

ha3qi.huabangjiaju.com  xduo.huabangjiaju.com  rnw.huabangjiaju.com  k54.huabangjiaju.com  p1h.huabangjiaju.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