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靠在了靠上,从船上放下了跳板,小鹤草就从船上走了下去,而胡全却跟在小鹤草的身边,就像是一个仆人。

小鹤草其实对胡全还是很尊重的,因为胡全是胡家的家生子。在胡家也十分的受信任。就连胡仙儿这样的胡家核心人员。都要叫他一声全哥,小鹤草自然不会在胡全的面前摆架子,他依然像以前一样,叫胡全为全叔。

但是胡全对小鹤草却是十分的客气,胡全比船上其它的船工地位都高,他自然对胡家的事情更加的了解,他十分的清楚小鹤草在胡家的地位,虽然这两年小鹤草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胡全却是十分的清楚,只要小鹤草出山的时候,他马上就会是胡家的核心成员,因为这两年胡家完全是按照核心成员的标准在培养小鹤草,这一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自然在小鹤草面前不敢拿大。

小鹤草刚一走下码头,一个老人就迎了上来,小鹤草一看到这老人,马上就往老人扑了过去,一把把老人抱住道:“门爷爷。可想死我了。”

老门子轻轻的拍着小鹤草的后背道:“好,宝儿乖。不要哭啊,你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不要哭。”小鹤草在老门子的怀里点了点头,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好一会儿小鹤草才平静了下来,他松开了老门子,仔细的打量了老门子一眼,发现老门子的脸色还是很不错的,他这才点了点头道:“爷爷,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宝儿好想你。”

老门子的老脸已经笑开了花,他笑着道:“爷爷好着呢,爷爷也想你,对了,你看看这位是谁,你可还认识。”说完转头指了指他身后的两个年轻人。

小鹤草一看到这两个人就是一愣,随后他不由得一笑道:“七少爷,门清,没想到七少爷竟然在家啊,怎么?七少爷没有在刀君阁学习吗?”

刘仁礼一见小鹤草对他还这么客气,不由得哈哈大笑道:“鹤草弟弟,你回来了,我怎么能不来接你,你是不知道,哥哥我在刀君阁那里已经学了好几年了,最近也要结业回家了,正好也熟悉一下家族里的情况,这不,一听说你回来了,我马上就跑到这来迎接弟弟你了。”

当年刘仁礼与小鹤草就算很熟悉,现在刘仁礼更显得亲热,小鹤草经过这两年的学习,他已经明白了很多的事情,他知道刘仁礼对他如此的客气,不只是因为他们之前熟悉,也不是因为老门子,而是因为他是胡远弟子这个身份。

不过小鹤草到是没有什么反感,他对刘仁礼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所以他也笑着道:“原来是这样,这几年我与仙儿姐姐写信的时候,她还提到过你,听说七少爷你在刀君阁里,名气可是不小,闪电刀的名声可是很响的。”

刘仁礼笑着道:“没想到仙儿小姐还能提到我,这可是我的荣幸了,不过什么闪电刀,不过是虚名罢了,当不得真的,到是鹤草弟弟你,你可不要叫我什么七少爷了,如果你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大哥,如何?”

小鹤草这几年经常的出去义诊,也与胡鼎很聊得来,自然也学会了为人处事之道,所以他一听刘仁礼这么说,也笑着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叫你仁礼大哥了,仁礼大哥,我这一次到聚云城,只是为了看看爷爷,大哥哥你可实在是太客气了。”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叫他仁礼大哥,他马上一脸欢喜的道:“应该的,你来看门叔,我这个做大哥的,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弟弟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如何?”

小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为难的道:“这个吗,怕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这一次师父主要就是给我放了一个探亲假,让我回家去看看家人的,回去之后我就要正式的修练了,所以不能在这里住太长时间,只能留两天左右,仁礼大哥见谅。”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他十分的清楚,小鹤草现在还没到十岁,这个时候胡家就要开始让他正式的修练了,可见他的天赋确实是打动了胡家人,他马上就道:“修练要紧,等弟弟你修练有成,在来刘家多多的盘桓几日好了,不知这位是?”说完刘仁礼看着一直站在小鹤草身边,却没有说话的胡全,他是认识胡全的衣服的,知道这是胡家的人,只是不知道胡全是什么身份。

胡全马上就对刘仁礼行了一礼道:“胡全见过刘少爷,在下是胡家绿茵号船长,这次是奉命送鹤草少爷回家的,这一路上,胡全不是鹤草少爷的仆从。”

一听胡全这么说,刘仁礼和老门子的心里都是一震,胡全的名字他们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绿茵号他们却是听产过的,绿茵号是胡家几条重要的客船之一,非胡家的核心成员不能乘坐,现在却被派出来,专门的送小鹤草回家,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胡家对小鹤草的重视成度了,胡家已经把小鹤草当成核心成员来培养了!

想通了此节,刘仁礼自然不敢怠慢,他马上就冲着胡全一抱拳道:“如此就有劳胡兄了,一定要照顾好鹤草弟弟。”

胡全一抱拳道:“不敢受刘少爷大礼,这本是胡全份内的工作。”说完不在出声了,安安静静的站在小鹤草的身后,显然他对自己的身份,把握的还是很好的。

老门子这时开口道:“七少爷,我们还是到家里在说吧,全站在码头这里,也多有不便,不能误了码头这里的工作。”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现在这里的人中,小鹤草的身份最高,而他又是小鹤草的干爷爷,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

小鹤草笑着道:“是啊,仁礼大哥,我也去刘家拜访一下刘伯伯,我听门爷爷说,这些年,刘伯伯没少帮村子里的人,鹤草一定要当面感谢一下刘伯伯才行。”

刘仁礼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现在真的是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而感到高兴,所以他马上就道:“鹤草弟弟你太客气了,什么感谢不感谢的,你我兄弟,我照顾一下伯父他们也是应该的,不过总在这里说话是不是个事儿,弟弟我们到家在说,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正等着你呢,走,我们上车。”

小鹤草也没有客气,在临出门之前,胡鼎就跟他说过,这一次他出去,代表是胡家,所以说话办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又叮嘱了小鹤草一些应该注意的东西,要教小鹤草要如何的应付这种场面,所以小鹤草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刘仁礼今天没有骑马,而是跟着小鹤草一起坐车,随他一起坐着的还有老门子,上了车之后,刘仁礼把主位让给了小鹤草,他和老门子一左一右的陪坐在车里,小鹤草没有让老门子坐主位,不管怎么说,老门子是刘家的家生子,要是让他做主位的话,只会让他为难。

第六十七章 离开聚云

一路说说笑笑,众人很快就到了刘府门前,刘云飞已经带着刘家的一些高层站在刘府的门前迎接他们了,现在小鹤草的身份可是不一般,胡家大长老的弟子,这样的身份,刘家可是一点也不敢怠慢的。

小鹤草随着刘仁礼和老门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到站在刘府门前的刘云飞,他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份的变化。

他第一次到刘家的时候,不过是刘家一个外门总管的干孙子,严格的算起来,只是刘家的一个仆人,不要说见到族长了,就是见到刘仁礼,那都是要少爷长少爷短的叫着,第二次他来刘家的时候,他已经被胡家选中了,刘家对他虽然客气,但是不会像现在这么尊敬,他那一次也只是远远的见过刘云飞一面,刘云飞当时看到他,还是一付高高在上,长辈教训小辈的样子。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刘家,这一次他是胡家大长老的弟子,是胡家未来的核心成员,他的船还没有到码头,刘家家主的第一继续人,就已经在码头那里等着他了,他的马车还没有到刘府,刘家的家主已经在门前等着迎接他了,这就是权势,这就是地位!


cs36.huabangjiaju.com  cu6.huabangjiaju.com  ufu5u.huabangjiaju.com  16m3n.huabangjiaju.com  tr330.huabangjiaju.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v9q6.huabangjiaju.com

本站亚博体育app苹果手机下载_亚博客服电话多少_亚博ios下载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